首页 >> 财经 >>陕煤联姻瑞茂通之后:煤炭供应链变局与煤贩子的焦虑

陕煤联姻瑞茂通之后:煤炭供应链变局与煤贩子的焦虑

日期:2019-11-12 11:10:28

新华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敏Xi安和榆林报道

国庆节前,新成立的陕陕煤炭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陕煤炭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在xi国家民用航天产业基地神舟四号路航创广场正式成立。陕西煤炭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由陕西煤炭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煤炭工业)和瑞茂通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茂通)共同出资40亿元人民币成立。由于今年能源部门的综合努力,这一轰动性的合作只花了半年时间就完成了。

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近日,陕西煤业母公司陕西煤化集团党委委员、物资集团书记薄志毅正式成为陕西煤业供应链管理公司董事长。瑞茂通的核心业务人员李策是总经理。日常运营将由瑞茂通的管理团队进行,业务主要集中在煤炭贸易上。乍一看,虽然这家新公司在航创广场c座的办公空间只是一个不显眼的角落,但他们的下一步举措将成为陕西煤炭贸易的亮点,并将不断反映煤炭供应格局发生巨大变化的信息。

变革中的煤炭经销商

榆林位于陕西省最北部,是全国第二大产煤城市。其探明煤炭储量为1460亿吨,占陕西探明储量的86%,占全国总量的12%。它也拥有全国最大的优质煤储量。据报道,有50,000名煤炭经销商活跃在这个煤炭之都。他们既没有煤炭工厂,也没有物流系统。他们既不分担费用,也不预付款项。他们只依靠在一端找到漏洞,在另一端找到客户的灵活性。他们利用不透明信息的“掩护”来匹配供求关系。他们从事空手道已经很多年了,但是他们的利润很高。

每年的这个时候,榆林都忙于即将到来的煤炭销售季节,煤炭经销商更是忙得不可开交。然而,今年,当萧瑟的秋风开始吹过毛乌素沙漠时,煤炭经销商们不仅对他们赚钱的热情感到兴奋,还对即将到来的改组和即将到来的雨感到许多焦虑。

老李是一个卖煤15年的“老手”。回顾2012年之前的煤炭“黄金十年”,他们认为自己是一个仅次于“矿主”的潇洒级别的群体。“那时,煤的价格每天都在上涨,每个矿井都有长长的推车来拉煤。价格不标准,到处都是灰色地带。一吨加几十美元可以随意兑换。”回忆那些日子,老李的眼里充满了兴奋。

在煤炭的黄金时代,除了榆林煤炭所有者的传说,煤炭经销商暴富的神话也令人羡慕。那些与煤矿有密切关系的人有时可以通过打几个电话每月赚几百万。然而,从2012年开始,煤炭价格先是暴跌,然后连续几年暴跌。结果,煤炭经销商的经营空间变得越来越狭窄,疯狂赚钱的日子戛然而止。

“起初,它几乎无法维持,但中间差价已经大幅下降。每吨加一两块钱是好的。2014年和2015年的坑口价格不再能支付生产成本。哪里有煤炭经销商的业务,据估计90%以上的经销商都去休息或转售其他东西。”老李说。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随着钢铁、煤炭等产能移除的深化,其价格将有所回升。受钢铁价格快速上涨的驱动,煤炭价格持续上涨。榆林失踪的煤炭经销商卷土重来,但这一次黄金时代没有疯狂。“目前的业务只能说是稳定的。例如,如果我们现在能每吨增加5到10元,利润已经很好了。有时我们也可以花3到5元钱来省事。”老李说。

即便如此,他也从该行业的变化中知道,这种稳定不会持续太久。

首先,价格变得越来越透明。陕西集煤优化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质枫曾在一家半焦加工企业工作,与煤炭经销商打交道已有很长时间。他发现煤炭经销商过去获利的环境主要是信息不对称。

“原来,许多人从江苏、山东等地来到榆林买煤。第一步是在网上找到煤炭的来源和价格。煤从来没有做过广告。然而,煤炭营销公司和煤炭信息服务部都在做广告。因此,对于这些无法进入煤矿的小用户来说,他们只能先与煤炭经销商打交道,”陈质枫说。“煤炭信息服务部实际上是最典型的煤炭经销商。他们经常在各种矿场经营,积累一些上游资源和信息,然后蹲在工厂附近,每吨增加5到10件用于转售。利润状况通常是好的。”

但是在过去的两年里,煤炭供销的信息盲区消失得越来越快。煤炭市场低谷后,各方都有权力希望价格调控和互联网+模式在大宗物资购销中的应用。各种煤炭供销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结果,陈质枫本人在几个月前辞职,现在正在为一家煤炭超市启动一个项目。

“主要想法是让价格透明,以吸引顾客。交通堵塞后,我们可以和坑口讨论价格,批发后再零售,”陈质枫说。“现在有很多平台,比如快煤网、煤矿宝、煤老板网、煤炭交易所等。煤炭价格变得越来越透明,空手道煤炭经销商的生存空间也越来越小。”

在环保的硬要求下,煤炭供销的市场和政策环境正在发生巨大变化:比日益透明的价格体系影响更大的是物流模式向铁路的实质性转变。“最初的大宗贸易运输主要是汽车运输。现在环保要求正在提高。旋转熨斗已经成为一种大趋势。煤炭供应逐渐发展成为以铁路运输为主。”陕西物流集团盛久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温江新表示。

2018年9月,国务院发布了促进交通运输结构调整的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建议的主要方向是促进散装货物“旋转铁,旋转水”的运输,并明确规定减少道路交通和增加铁路交通的范围和持续时间。

“铁路运输的要求比汽车运输的点对点方式复杂得多。铁路运输是一个完整的供应链,它包括汽车运输的一部分,更涉及货运站的运营和投资、铁路局的协调、仓储管理等。温江新说。

在这种情况下,煤炭行业各种规模的参与者都必须更接近一个全新的概念:供应链管理。在能源大省陕西省,田燕的调查数据显示,去年有1300多家新的供应链管理公司注册,而榆林在过去一年有50多家新的煤炭供应链管理公司注册。

“煤炭供应链管理不再是简单的交易。可完成的业务范围扩大到煤炭供应的许多支持服务,如供应链融资、列车站台运营、应收账款预付款等。”文强心说。

煤炭供应模式的各种变化表明,煤炭销售越来越成为强者的游戏。在这种背景下,陕西煤炭和瑞茂通横空联手进入煤炭贸易领域,这自然导致行业重组的强烈预期。

陕西煤炭工业是世界500强企业之一陕西煤化工集团的核心企业,而瑞茂通是中国500强郑州钟瑞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核心企业,前者在煤炭产业链上游具有资源、资本和运输能力等诸多优势,而后者已深入从事供应链管理近20年,下游客户众多,配置机制和管理灵活。两者的结合是一个新的巨人,可以控制煤炭供销链的上下游。它诞生的时间恰好是大宗市场传统贸易转变为新型供应链管理业务的窗口时期。对于一些“单枪匹马”的个体煤炭经销商来说,这意味着未来被淘汰的机会大大增加,他们怎么能不担心。

煤炭贸易的过去和未来

在推进供应方面改革的过程中,煤炭的流动更加丰富。在中部和东部省份,煤炭产量下降幅度相对较大,煤炭产量日益集中在“三个西部地区(山西、陕西和蒙古)”。以陕西为例,2018年原煤产量为6.23245亿吨。虽然仍排名第三,但工业原煤产量增长率为13.4%,居全国各省之首。随着中部和东部地区煤炭消费差距的不断扩大,产煤区对外运输需求显著增加,煤炭贸易日益升温。

煤炭用户分为两类,一类是大型发电厂、钢铁企业、冶金化工企业等。他们有强大的资本实力和巨大的煤炭消费,他们的购买要么是长期合作的形式,要么是通过直接招标给主要国有矿业企业。另一类是许多煤炭加工企业,如洗煤厂、炼焦煤和半焦加工厂。单从这些企业来看,它们的财务实力不强,购买量有限,但煤炭使用总量不小,高峰期占40%。尽管环境压力已经消除了一些生产能力,但这部分市场的煤炭贸易量仍占总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煤炭交易商(包括一些升级后的中小型煤炭分销公司)依靠信息赚取差价,最多解决物流和运输问题,而财力雄厚的大型煤炭交易商有非常不同的游戏方式。

“卖煤,如果你想赚大钱,你必须在一个大型国有煤矿的矿井里买。它的煤很便宜。同样的煤有时比私人小煤矿的价格低40%,但很难买到。在过去,如果煤炭经销商有关系并且能够做得很好,他们可以通过获得国有煤矿的指标来赚钱。但是现在情况越来越糟了。国有企业定期拍卖。如果你想买便宜的煤,你必须有强大的财政实力。”陕西集煤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质枫表示。

以陕西煤矿为例。他们每7天投标一次,每次在80万到100万吨之间,分为几个投标部分。如果你中标了,你需要先把所有的煤钱付清,然后有7天的时间拉煤。如果你拉不动煤,你将有违约赔偿金。同时,你也可能被取消下一次投标的资格。目前,普通5500千卡品种的坑口价格为380-400元/吨,30万吨的投标需要一次性支付数亿美元。只有大型煤炭公司或强大的煤场才有能力投标。

如果不是私人使用,即使是大型交易商也需要煤炭交易商的合作,因为中标意味着他们需要在7天内出售所有的煤炭。一般来说,他们还需要迅速拆分并分发给小型煤炭分销公司,因为每个分销公司或煤炭经销商手中都有一些客户。他们之间的合作方式是每吨返还5.8元或者每吨增加几元。尽管价格差异很小,但对于参与投标的大贸易商来说,利润仍然可观。

“例如,对于一个30万吨的投标,如果你每吨增加或返回5元,它将是150万元。因此,强大的公司可以赚钱,而煤炭经销商只能通过他们拥有的客户赚钱。”陈质枫叹了口气。

正是这种从煤炭大宗贸易中赚钱的诱惑,让陕西煤炭有了扩大煤炭贸易量的吸引力。“虽然陕西煤业集团也有自己的分销集团,但他主要服务于自己的煤矿,如果像做资本托盘这样的外贸业务,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与瑞茂通的合作不仅将实现煤炭外贸业务的拓展,还将基于各自的优势创造许多新业务,如供应链金融。”陕西物流集团盛久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温江新在分析中表示。

事实上,煤炭供应链金融正成为大型交易商的重要收入来源。2016年以来,在煤炭行业产能下降的背景下,银行收紧了对煤炭交易企业的信贷,整个煤炭行业的信贷有限,银行主导的煤炭供应链金融业务难以开展。然而,煤炭企业有融资需求。大多数下游煤炭贸易企业是中小型民营企业。融资环境不理想。面对市场资金匮乏的局面,煤炭供应链金融业务应运而生,并作为一种全新的融资模式迅速崛起。与其他行业不同,供应链金融的发展通常由银行主导,而煤炭供应链金融则由核心企业主导。

陕西煤炭正在产生足够的现金流。其年报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总利润分别为51亿、182亿、188亿和58.7亿,总计近480亿英镑。另一方面,其煤炭生产能力也已达到约1.3亿吨。

另一方面,瑞茂通致力于在能源商品流通领域构建一个集贸易、物流、信息和金融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生态系统。两者结合成立的新供应链管理公司具有核心企业的平台优势,为保理业务、小额贷款和基于采购、仓储、销售等贸易链的特色供应链金融服务提供基础,实现自身收入增长。

“虽然煤炭供应链融资也有风险,但可以通过控制产业链两端来实现,这在陕西煤炭和瑞茂通的条件下应该不是大问题。如果他们真的启动了供应链管理平台,就不会有像我们这样的小平台。我已经开始担心我无法完成这个项目。”谈到可能面临的冲击,陕西聚煤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质枫用他的话表达了一点孤独感。

责任编辑:黄李猩编辑:韩枫


网络彩票平台 一定牛彩票网 快乐10分 优博国际 一定牛彩票网

© Copyright 2018-2019 scholaborate.com 戚家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