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研发底子薄弱 华安鑫创抱紧深天马大腿

研发底子薄弱 华安鑫创抱紧深天马大腿

日期:2019-12-03 12:22:53

近日,专门从事汽车智能驾驶舱电子产品的华安新创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安新创”)更新了在创业板上市的招股说明书,尚未披露上市信息。

招股说明书显示,华安新创计划筹资5.5亿元。除了补充营运资金1亿元外,其余4.5亿元计划投资于R&D所有三个项目。其中,2.4亿元用于前置驾驶舱全液晶显示系统R&D升级项目,1.1亿元用于后置驾驶舱显示系统R&D升级项目,1亿元用于驾驶舱驾驶体验升级R&D中心项目。

时代商学院的分析师计算出,上述三个项目的R&D投资总额为8721.6万元,相当于华安新创2018年R&D成本的6.78倍,R&D的高额投资表明了其决心。

9月22日,一位了解汽车智能驾驶舱行业的分析师在泰晤士报商学院(Times Business School)对分析师表示:“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中国汽车行业将有微弱的繁荣,汽车智能驾驶舱行业的竞争将会加剧。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将受到业务接受能力的影响,很容易被行业重组所吸收。”

4月26日,在华安新创的申请反馈中,发展审查委员会就其研发成本提出了几个问题,包括研发成本率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研发投资是否足以支持生产流程升级。

关于如何确保新项目研发效率的问题,9月6日,时代商学院的分析师致信华安新创进行调查,但截至9月23日,华安新创尚未回复。

只有一项自主开发的发明专利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华安新创研发支出分别为1099.9万元、1133.75万元和1286.15万元,研发成本率分别为1.65%、1.36%和1.49%。在招股说明书中列出的同业中,同期R&D平均成本率分别为7.52%、6.22%和7.52%。

在华安新创申请草案的反馈中,发改委提出了其研发投资低于同行的问题。

对此,华安新创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发行人的R&D消费率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主要是由于发行人销售的产品单位价值较高,发行人的R&D方向比同行业公司更加集中,投资规模与营业收入相比相对较小。此外,作为研发成本的最重要组成部分,发行人研发人员的薪酬水平高于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因此,发行人在研发方面的投资少于同类公司是合理的。”

此外,招股说明书显示,华安新创目前拥有31项专利,包括8项发明专利、20项实用新型和3项外观设计。根据含金量最高的发明专利,八项发明专利中只有一项来自公司自己的研发,其余的通过转让获得。

时代商学院的分析师注意到,独立研发专利的申请日期是2016年10月8日。

2018年11月,华安新创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披露没有独立研发专利。在发展与审查委员会质疑其研发能力后,该专利于今年8月30日出现在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中。

截至2019年6月30日,华安新创共有技术人员118名,占员工总数的63.78%。自2013年成立至今已有6年多的时间,仅有一项发明专利得到独立开发。

9月22日,广州的一名私募人士对时代商学院的分析师表示:“企业缺乏R&D能力,在产业链中竞争地位薄弱,将对企业开展业务的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独立开展业务的能力受到质疑

华安新创的主要产品是汽车液晶显示器。它需要购买大量液晶显示器作为备件。以前,它的液晶显示器主要由中国阴极射线管提供。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2019年上半年,华安新创从中国CRT(包括华英科技)购买的产品分别占同期主要业务成本的66.31%、72.95%、33.28%和5.42%。

采购比例最高超过70%,这表明华安新创依赖于最大的供应商。2018年后,中国阴极射线管的购买比例大幅下降,但原因相当明显。

2018年12月13日,由于被子公司华英科技(Huaying Technology)收债,中国反光板宣布其债务已经到期,无法偿还,正式宣布其债务危机的严重性。

今年9月18日,中国CRT首席董事黄世昌宣布,中国CRT破产,许多债权人竞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公司的土地、建筑、设备和其他资产。这家公司再也不能继续生产和经营了。因此,公司依法向法院申请破产。

危机爆发后,华安新创迅速让神天马取代中国阴极射线管的供应地位。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2019年上半年,华安新创分别从神天马购买了0亿元、7100万元、3.01亿元和2.13亿元,分别占同期主营业务成本的0%、9.83%、41.60%和68.20%。

根据公共信息,中国的液晶公司不仅仅是中国的阴极射线管和神天马。BOE、信日国际(00732.hk)、欧诺、群创光电和乐进显示器均可供华安新创选择。BOE也是中国最大的液晶显示器制造商。

华安新创的招股说明书坦率承认,中国CRT事件后,其液晶显示器采购集中在深圳天马,面临供应商高度集中的风险。

时代商学院分析师查阅了神天马2017-2018年年报和2019年半年度报告,发现神天马没有列出前五名客户的具体姓名,所列销售额与华安新创的购买量相差甚远,表明华安新创不在神天马的前五名客户之列。

此外,双方之间的合作似乎是不平等的。

4月26日,华安新创的申请反馈显示,华安新创与神天马签署了合作协议,协议规定:“……双方共同同意合作范围仅限于独立品牌汽车工厂(主要是上海汽车和SAIC通用汽车五菱)及其支持的主要供应商(航盛汽车电子和延锋伟世通等)。),以下统称为“最终客户”。如果最终客户不同意与发行人合作,神天马有权直接向最终客户提供产品,而不是与发行人达成一致。”

根据不平等规定,发展和审查委员会质疑华安新创是否有能力独立开展业务和相关资质。与其他供应商有相似的条款吗?

9月6日,时代商学院的分析师致信华安新创,调查客户是否会直接指定某个供应商的产品。然而,截至9月23日,华安新创尚未回复。

9月23日,关于神天马与华安新创的合作协议和业务往来,时代商学院的分析师致电神天马采访他。另一方答复说,相关信息是商业秘密,不便于披露。

资料来源:时代财经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江苏福彩快三 黑龙江11选5 pk10两期必中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相关阅读

© Copyright 2018-2019 scholaborate.com 戚家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