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bbin专用浏览器下载安卓版 - 故事:帮暗恋男神照顾四岁女儿,那天小姑娘偷偷拉住我,做我妈妈

bbin专用浏览器下载安卓版 - 故事:帮暗恋男神照顾四岁女儿,那天小姑娘偷偷拉住我,做我妈妈

日期:2020-01-11 12:18:05

bbin专用浏览器下载安卓版 - 故事:帮暗恋男神照顾四岁女儿,那天小姑娘偷偷拉住我,做我妈妈

bbin专用浏览器下载安卓版,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苏浥

不知不觉,离高中毕业已十几年了,不敢细数,怕引起无限的感慨。

接到旧日班长的电话,邀我去参加同学聚会时,我一时间答不上来,只说要看看时间。

当晚躺在床上,我想起那时我暗恋的男生,他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学习很好。我老是找些难题去问他,他有一次问我是不是故意在为难他,但我只是喜欢他认真做题的样子。

这场暗恋当然是无疾而终,随着毕业各奔东西,渐渐地也就失去了联系。偶尔,很偶尔的时候,我会想起他,甚至会梦到他,但不是因为遗憾,只是一个证明,证明自己曾那样不计得失地爱过。

同学聚会约在星期六晚七点,我准时去了,因为听说他会去。他有些事情忙所以要晚些到,待同学七七八八都聚起来时,大家就谈起近况。谈起没在场的人,大家就更加起劲儿了,他自然是话题中心。

听说他结了婚,但妻子两年前车祸过世了,留下一个女儿,四、五岁的样子。跟他还有联系的同学感叹地说起,他这两年又当爸又当妈,过得很不容易。

我默默听着,在脑海里努力拼凑一个他如今的形象,忽然间,幻象成了真,出现在我面前。

一个身材高瘦的男人,头发理得清爽,眼底发青,眼皮因困倦而耷拉着,但还是极力打起精神来,温柔地笑着。他脸上的轮廓没有走样,反而因年岁的增长,线条更显出男子汉的硬朗来。

他的举止言谈还是那样礼貌克制,从不激进,也不退缩。

大家停止谈论他,热烈地同他打招呼,有人起哄要他自罚三杯,他说他开车来的,不能喝酒,又有人说:“找代驾呗!别这么扫兴啊!”

他说:“实在抱歉,不能喝,不能喝。”他的语气不算强硬,但他很坚持,大家见劝不动,也就识趣退下。

他坐到我旁边的空位上,将聚在他身上的目光也顺带到我身上,有个女同学问起:“婉玲,你还没结婚啊?”

我点点头,说:“还没呢。”

便有人接话:“哎,谁身边有合适的人,赶紧给婉玲介绍介绍啊!尽尽朋友的道义!”

我忙说:“不用不用,我不着急。”

有个男同学调侃说:“还不急啊?再不生孩子,就要错过最佳生育年龄咯!”

女同学便集体反驳他:“你什么年代的人啊?女人的价值就在于生孩子啊?”

那个男同学赶忙赔罪,说自己一时嘴快,没有恶意。无论如何,气氛是活跃起来了。

我和他都没怎么说话,只是听着众人说笑,忽然有人说:“我看婉玲和致生挺合适的啊!一个文艺委员,一个学习委员,绝配啊!”

然后我仰头和他相视一眼,两人都笑笑,致生说:“别胡说,我倒无所谓,婉玲还得找男朋友呢。”

“找你不就行了吗?”大家又闹起来,非要将我和他凑一对,因为在场的人中,也就我和他单身了。

散场的时候,他听说我家和他家顺路,便提出载我,我没有拒绝。

路上,他放些英文老歌,因为太好听了,我们也就没有交谈,只是静静听歌。路过第四中学时,我瞥了一眼,在抒情音乐的熏染下,也就多愁善感起来,我提议说:“不如我们回学校看看吧?”

没想到他很干脆地同意了,陪我一起踏上这段回忆之路。

因为是周末,学校里没有人,我们四周围逛逛,可学校早已变了样,我们说着操场以前是什么样子,教室以前是什么样子,连食堂也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直到找到那棵老榕树,我们才有一点点归属感,我们坐在榕树底下的长凳上,我说:“夏天的时候,我很爱在这里乘凉。”

但是现在夜风吹过,只觉得寒冷了。

冷风没有把我吹得更清醒,它只是加剧了我心底那点因岁月不饶人而生起的凄凉感。

晚饭时我喝了一点酒,现在借着这点酒意,忍不住跟他说了十几年前没有说出口的爱意,我说:“我以前暗恋过你,你知道吗?”

他低头看看我,他说:“我完全不知道,我只记得你那时候老拿些难题来问我,搞得我一个头两个大,我甚至怀疑你是因为讨厌我故意为难我的。”

我大笑起来,我说:“小女孩的心思很难懂是不是?”

夜渐渐深了,他送我回家,我们交换了微信,但没有闲聊,他只是因为我是做幼师的,所以偶尔会问我关于孩子学习的问题。除此之外,那次迟来的表白并没有在我们彼此心中栽下什么暧昧的种子,我们依旧各过各的日子。

到了九月,新生入学,很巧的是,他女儿上了我工作的这家幼儿园,又恰好分到我这一班,我们的联系才变得频繁一些。

开学那天,他送女儿茜茜来上学,我在门口迎接新生,见到他抱着女儿匆匆赶来,我看茜茜脚上的鞋子都穿反了,我说:“你怎么这么粗心大意?”

他赶忙道歉,说:“早上太赶了,本来是我妈打理这些的,但前些日子我姐生了,她得去我姐那儿帮忙,我一个人就手忙脚乱了。”

我给茜茜穿好鞋子,他就把茜茜放下地,叮嘱她要听老师的话,不要闹脾气,茜茜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对她这个粗心的老爸说:“行了,你快去上班吧,别迟到了。”

他才想起自己要上班似的,一拍脑袋,说:“对了,我上班要迟到了,婉玲,茜茜就拜托你了啊!”

我让他放心,他就匆匆走了。

我蹲下身子和茜茜平视,我看到她眼圈红了,但没有哭,这么小的孩子,就知道要隐藏自己的难过才不会给别人带来麻烦了。

我摸摸她的脑袋,我想哄她开心,从口袋掏出糖来,给了她一颗,她吃了糖,又露出甜甜的笑容。

下午放了学,学校有安排校车送孩子回家,车的最后一站是茜茜家,到达时,没有人出来接她,我问了问才知道,她说她爸爸给了她钥匙,让她自己待在家。

我听后,觉得这样不妥,我想了想,问茜茜:“你想一个人待在家吗?”

茜茜用力地摇了摇头,表达她的不情愿。

我说:“那你跟着老师,到老师家去做功课,等你爸下班回来接你,好不好?”

她很高兴地答应了。

我就带着她回我家去了。我给她倒了杯果汁,她咕咚咕咚喝了,像是渴坏了。我陪她做完作业,便给她看动画片,她看着看着,倚在我怀里睡着了。

我低头看着她,忍不住捏一捏她圆圆肉肉的脸蛋,她咕哝一声,但没有醒来。我将她抱到床上,给她盖了被子,一看时间,已经将近八点了,我心想这陈致生太不像话了,这时门铃就响了。

我开了门,让他进门,他一个劲儿道歉,说他临时要加班走不开,然后又一个劲儿地道谢,“茜茜一定很麻烦你了,我这就带她回家。”

我看他一脸疲惫,拉住他说:“茜茜睡着了,你也歇一歇再走吧。”

我给他倒了一杯温水,我说:“以后茜茜放学就到我这儿来吧,让她一个人在家实在让人担心。”

致生说:“这怎么好意思?太麻烦你了,我已经在找保姆了……”

我说:“没事,我下了班也没事做,有茜茜陪着挺好的。”

我将茜茜在教室里画的一张家庭画拿出来给他看,茜茜在图纸的正中画了致生和她自己,一个女人在他们头上,她说这是妈妈,妈妈在天上看着他们。

致生捏着这张图纸,他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神情,但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我知道他在哭。

我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只能给他递去纸巾,我说:“这张画你拿回去吧,你工作别这么忙了,茜茜很需要你的陪伴的。”

致生和茜茜走后,我一个人对着空空的屋子,突然很想爸妈,我给妈打了个电话,是爸接的,他说妈出去跳舞去了,没带手机,我逗他:“你怎么不陪妈去呀?多运动是好的呀!”

爸说:“我跟她去跳舞?像什么样!我还不如在家看电视!”

他问起我吃饭了没,工作怎么样,我都说挺好的,答应等周末放了假就回去看他们。

将挂电话的时候,他又说:“别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要约朋友出去玩。”

我满口答应,但朋友们都很忙,忙着家庭,忙着工作,实在很难拨出时间来陪我玩了。

自那以后,茜茜放了学就跟我回家,等致生下了班来接她,有时候他不用加班,来得早,我们便会一起吃晚饭,日子过得惯了,他也会在下班后赶到菜市场买菜带过来。我们维持着这样友好的关系,但我认为我和他都似乎没有再进一步的勇气。

我已不再是那个青涩的少女了,我不是不敢把爱说出口,只是成年人之间的感情,似乎有比“说出口”更难跨越的阻碍。

周末的时候,我和他们父女俩一起到公园去野餐,我教茜茜放风筝,他就坐在草坪上打着他有关工作的电话。

我和茜茜把风筝放得很高,我们仰头看着,茜茜忽然向我招手,我蹲下身去问她怎么了,她偷偷拉住我,凑到我耳边悄声问我:“老师,你会做我妈妈吗?”

我愣住了,我看着她天真的小脸,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她,我说:“茜茜希望我做你妈妈吗?”

茜茜猛地点了点头,“希望!”

帮暗恋男神照顾四岁女儿,那天小姑娘偷偷拉住我,做我妈妈。

我将她拥入怀里,竟然没出息地哭了,我怕吓到她,没敢哭出声,偷偷把眼泪抹了。

致生终于通完话,跑到我们身边来,他感到我们之间的气氛有些严肃,他问:“怎么了?怎么我一来你们就不说话了?”

茜茜说:“我刚才问老师会不会做我妈妈。”

致生马上斥她:“茜茜,别乱说!”他看了看我,说,“小孩子不懂事,你别放在心上。”

“我不用放在心上吗?”我盯着他,但他避开了我的视线。

他说:“小孩子乱说的。”

我点点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茜茜玩了一天累了,在车后座睡着了。他送我到家时,我没有立刻下车,我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又提起刚才没能解决的问题。我说:“你到底怎么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的?”

他没有正面回答,他说:“我妈过几天就回来了,茜茜以后有她照顾,就不用麻烦你了。”

我心里有气,我说:“我不觉得麻烦,我想是你厌烦了。”

他叹口气,他说:“婉玲,你很好,而我一点也不好,你值得更好的人啊。”

我说:“这世上比你更好的人成千上万,我不见得就会去爱他们,那我爱不过来。我只知道,此时此刻,就我和你,是我们相遇了,跟别人没关系。”

我推开门下车,最后看了他一眼,我说:“如果你了解我,你就应该知道,我需要的不是什么更好的人,我需要的是你给我一个承诺,承诺我现在拥有的一切,以后也将拥有。”

我将车门关上,失望地离开了。

我回到家,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觉得浑身乏力,我想让自己振作起来,我去洗了澡,又看了会儿书,在昏昏欲睡时,突然被门铃声吵醒了。

我揉了揉眼睛,打开门,先看到一大束玫瑰花,横挡在我和他之间,他腼腆地笑了笑,他说:“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怎么表白的?送花应该还没太过时吧?”

我本想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但看到他的那一刻气全消了,想忍笑也没忍住,我接过花,笑说:“你担心什么?我和你都是过去的人啊。”

他牵起我的手,郑重地问我:“婉玲,要不要和我交往?”

我用吻代替了回答。

我和致生交往后,我没有马上告诉我爸妈,我想他们不会同意的,因此想要将这个棘手的问题一推再推。但我和致生在小区里散步时,碰上了来看望我的老两口,他们两个人四双眼睛,我是逃也逃不掉了。

致生敏感地感受到这不妙的气氛,他想松开我的手,但被我更紧地握住,我知道这一刻我们都不能往后退了,我们得跨出这一步。

我们回了家,爸妈端坐在沙发上,我和致生坐在地毯上,我们面对面,谈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然后爸直问了我和致生的关系,我坦诚我们在谈恋爱,也没有隐瞒致生的情况。听到致生还有一个女儿时,爸妈都沉默了片刻,但他们所受的教养不允许他们直言他们的担忧,而不去顾及致生的心情。

爸妈没有在致生面前表达他们对这段关系的看法,只是在他离去后,爸妈和我谈起来。

爸说:“婉玲,你还年轻,不必要这么着急的,再看看吧?”

妈也附和,“毕竟是一辈子的事情,多考虑一下,结过婚倒没什么,我和你爸也不是那种老顽固,只是他还有一个女儿,以后相处起来,问题就大了,你不要冲动。”

我说:“你们放心,我不是一时冲动的,我和茜茜处得很好,她很乐意我能做她妈妈,我也很喜欢她,你们若见了她,也一定会很疼她的。”

爸摇头叹气,表示对我的话不以为然。妈还试图委婉地劝我:“不要着急结婚,爸妈不会催你的,你自己要想好。”

我点点头,也没再强硬地坚持,我想应该安排他们和致生父女见一见面。

我将这个想法和致生商量,他也同意了,我们很快把时间安排好,约在了周日到我爸妈家吃晚饭。

我自己先去的,到厨房里帮妈打下手,她买了许多菜,以示她对这次见面的重视,我心里感到安慰,虽然他们不同意我和致生的事,但毕竟还是对致生抱有尊重。

爸在客厅里看书,我观察到他许久也没有翻过一页,只是神情严肃地在发呆。

门铃响了,我去开门,致生带着茜茜来了,茜茜也不用别人教,一进门就甜甜地喊了爷爷奶奶,她从致生手里拿过礼物,送到我爸妈手上,爸原本严肃的面容因这小姑娘的可爱一下子笑开了。他拉着茜茜到客厅去,茜茜撒娇说要看动画片,他就马上开了电视机给她看,教她怎么使用遥控器,让她选自己爱看的动画片来看。

我和致生看着这情景,相视一笑,茜茜这么乖巧懂事,让人疼都来不及,实在不必担心爸妈会不喜欢她。致生进厨房去帮妈的忙,他以前上过几次烹饪课,摆出一副专业的架势,一下子把妈唬住了,请教他这个那个的,两人讨论得不亦乐乎。

我在中间一看,似乎哪边都不用我帮嘴说好话,他们自己就处得很好了。我为这样的情况感到庆幸,命运之神总算眷顾了我一回,没有太为难我。

吃过饭后,致生带茜茜回去了,我留下来住一晚。

我陪他们两老看电视的时候,爸一个劲儿地夸茜茜聪明,妈则一个劲儿地夸致生厨艺好,但当我问他们是不是同意我和致生来往时,他们却又都沉默了。

爸说:“还得多观察一下。”

妈说:“对,你让致生常带茜茜过来吃饭,我们还得好好考察他。”

我满口答应,睡前和致生打电话时,我将这话告诉他,我笑说:“我看他们就是嘴硬,他们很喜欢你和茜茜的。”

致生也笑,说:“那太好了,我和茜茜能常去蹭饭了。”

这晚我们悄声聊了很久,直至睡着了,通话也没有挂断。我们都明白,到这个年纪,你很难找到一个愿意用心去了解你的每一次变化和每一段往事的人了。

所幸我们彼此相遇,我们共享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会和他将人生拼凑完整。(作品名:《相识于微时》,作者:苏浥。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 Copyright 2018-2019 scholaborate.com 戚家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